by/羊不不

有贝鲁奇这样的尤物,够了。

前半段,是个浪漫的爱情故事。弗朗索瓦中了大奖,找到应召女郎贝鲁奇,给她每月10万欧元,条件只有一个,让她和他生活在一起,像夫妻一样。

就这样开始了。弗朗索瓦为这样的尤物抓狂,他脆弱的心脏都差点受不了。好像,真的有了爱情呢。

后半段,在德帕迪约莫名其妙地出现之后,事情荒诞起来。德某有钱,有势,似乎轻而易举地把贝鲁奇拉到了身边。可上了床,双方都没有感觉,甚至在他们上床的时候,门开着,德的两个朋友就在门外看书,过了一会儿,还冲进来,企图帮德的忙。

请注意门外的两个人

事情还没完。贝鲁奇决定回到弗朗索瓦的身边,在她哼哧哼哧地爬上楼的时候,弗朗索瓦正和隔壁的丑女嗨咻着。

一个迷梦破灭了:即使没有爱情,弗朗索瓦照样可以和别人嗨咻,换一句话说,弗朗索瓦和贝鲁奇之前那么癫狂地享受床第之欢,真的是爱情吗?

接着,第二个迷梦也破灭了:弗朗索瓦说,他根本就没有中奖,没钱,照样赢了有钱的德某,似乎赢回了美女。钱很重要吗,不重要吗?没有钱的弗朗索瓦是不是变得很丑,很窝囊,很无趣,很令人无法忍受?

接着出现一个镜头,很有意思:弗朗索瓦和贝鲁奇在阳光灿烂的午后,坐在屋内,双手轻抚,含情脉脉,屋外晾晒的衣服在飘荡。嗯,不提性,不提钱,我看这爱情真的很纯洁,好像也可以醉人。

我看这爱情真的很纯洁

但是,且慢。

弗朗索瓦一堆同事冲进来,在他的家里开趴体,赶都赶不走。他们群魔乱舞,他们看着贝鲁奇流口水,害得弗朗索瓦要和一个同事干架。

更荒诞的一幕来了,贝鲁奇和弗朗索瓦的一个同事,躲在一个角落亲热起来,弗朗索瓦和其他同事站在玻璃外看着,弗朗索瓦一脸痛苦,没有采取什么行动。

这一幕是什么意思呢?

卡夫卡的《城堡》吧,写到了这样一幕:在酒吧,就一对男女,相谈甚欢,他们甚至嗨咻了,最后一刻,卡夫卡突然写道,吧台边上有一个人,一直看着他们。

这荒诞的一幕,宣告所有美好的破灭,个人没有任何私密性,个人不复存在。

弗朗索瓦看到的这一幕,也宣告第三个迷梦的破灭:企望在爱情中找到自己,找到个人,找到“我”,是不可能的。对弗朗索瓦来说,是如此,对贝鲁奇同样如此。

你爱我吗?爱我有多深?这是人们常常问的问题。那么在乎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,说到底是想在爱人的眼睛里,看到自己,看到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虚幻的“我”。

迷梦破碎了,贝鲁奇的眼神还是那么那么落寞。

这个尤物的这种眼神,足以杀死你我。

爱情与性无关,与钱无关,与虚幻的“我”无关。

那么,亲爱的,告诉我,爱情到底是什么?为什么如此空空荡荡?


参考资料